1.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国Ⅵ实施倒计时 车企遇成本技术双重考验


    近日,环保部正式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征求意见稿)》。该标准预计在今年底正式出台,并计划于2020年开始分阶段实施。

  因此,一位合資企業動力總成研發部門的相關負責人認爲,對于企業而言,要想達到這個被喻爲史上最嚴的排放標准——國Ⅵ排放標准,無論是從兩年左右的研發周期而言,還是就企業的成本而言,都具有不小的壓力。

  “合資與外資企業因技術儲備較早,壓力則更多來自成本層面。自主品牌則將面臨成本與技術雙重壓力。”一位在合資企業從事動力總成研發的負責人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

  而在2020年這一關鍵時間點上,除了要應對國Ⅵ標准之外,車企還得應對5L/100公裏的油耗目標值,兩個標准的同時實施對企業的挑戰不言而喻。

  正是由于排放升級帶來的壓力,此前大衆、三菱等跨國車企都先後陷入排放醜聞。在我國國Ⅲ升級國Ⅳ之時排放造假問題也大面積爆發。

  因此,在國Ⅴ升級國Ⅵ之時,如何杜絕造假問題的出現,應該成爲目前我國相關部門考慮的重要問題。

  史上最嚴排放法規

  據環保部發布的意見稿,在不考慮測試工況和測試程序影響的前提下,相比“國Ⅴ”排放標准限值,國Ⅵa汽油車CO(一氧化碳)排放限值加嚴50%,國Ⅵb汽油車THC(總碳氫化合物)和NMHC(非甲烷總烴)排放限值下降50%,NOx(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加嚴42%。

  和國Ⅴ的標准相比,國Ⅵ整體上要嚴格50%以上。新的排放標准不僅在汙染物的排放限值方面更加嚴格,還增加了對加油過程汙染物的控制要求和混合動力電動汽車的試驗要求。

  对此,上述合资企业动力总成研发的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排放标准的提高对车企的研发周期考验十分大”,一般来说,如果要达到 国Ⅵ的排放标准,不仅需要对发动机进行技术升级,而且需要改造尾气净化装置。“车企的平均研发周期在两年左右,而国Ⅵ在2020年就要分阶段实施,从时间 上来说,非常紧迫。”

  “技术方面,由于国Ⅵ一定程度上沿用了欧洲的体系,因此对于大部分合资以及外资企业来说,由于前期在欧洲已有相关经验, 因此技术突破并没有难处。但对于自主品牌来说,如果没有在欧洲与美国卖车的经验,那么它的技术储备肯定会相对弱一些,研发周期也会更长。”以上负责人进一 步指出。

  對此,一位自主品牌乘用車技術總監告訴記者,以其所在的自主品牌爲例,“雖然目前已處于技術部署階段,但是單靠自身技術儲備確實很難在規定時間內達到國家要求。”

  “爲了同時迎戰2020年5L/100公裏油耗標准與國Ⅵ兩個目標,在發動機動力系統、外形設計、輕量化技術等領域,我們正在采取與國外相關供應商與設計公司合作的模式來探索技術突破。”上述自主品牌乘用車技術總監補充道。

  上述動力總成負責人補充道:“北京地區,甚至整個京津冀地區可能提前實施國VI,提前至2017年12月。面臨如此緊迫的産品開發壓力,對一些自主品牌而言,這很可能將成爲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成本與技術的平衡

  面對國Ⅵ排放標准和5L/100公裏平均油耗的雙重挑戰,汽車生産企業不僅在技術升級方面面臨壓力,在成本方面的壓力也不可小觑。

  一位零部件企業高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將發動機升級和尾氣排放裝置升級,兩項加在一起,輕型車單車的升級成本約爲1500~2000元左右。”

  此前,亦有相关媒体报道称,环保部的测算显示,由国Ⅴ升级到国Ⅵ,轻型汽油车排放控制技术包括改进催化转化器中的催化剂(增加贵金属用量等)、改进燃料喷射方式、改进ECU电控单元等。轻型汽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需 1200元左右,轻型柴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500元。

  雖然從單車成本來看,1500元並不算高,但是這對于大衆、通用、日産、現代等在華銷量已經達到百萬級的企業,帶來的則是一筆巨大的支出。

  以大衆與通用爲例,去年大衆汽車集團在中國市場的零售銷量爲354.9萬輛,通用汽車爲361.3萬輛,如果按照單車1500元以及350萬輛的體量來計算,技術升級就要耗費52.5億元。

  再以長城爲例,去年長城汽車淨利潤爲80.4億元,按照去年85萬輛的銷量計算,技術升級12.75億元的費用則將占到去年利潤的16%。

  正是由于巨大的成本壓力,目前不少國際跨國巨頭都先後陷入排放造假的醜聞之中。其中不僅包括全球第二的汽車制造商大衆,而且也包括三菱、鈴木等日本汽車企業。

  值得關注的是,此前,在國Ⅲ升國Ⅳ之時,我國“假國Ⅳ”事件也大面積爆發。據央視報道,很多經銷商采用國Ⅲ標准的重卡,甚至國Ⅱ標准的車輛冒充國Ⅳ車輛銷售,江淮汽車、東風汽車等均被點名。

  因此,對車企來說,在車市步入緩增長的大背景下,在2020年這一時間節點迎來兩個嚴格的法規,既要保證營業利潤又要保證整車質量,其中的利弊權衡與壓力不言而喻。

  上述自主品牌乘用車技術總監對2020年後國Ⅵ的落實情況也表示擔憂。“國Ⅴ落實還有一定困難,更別說國Ⅵ,在柴油車市場,國Ⅵ實施免不了有造假行爲出現。”

免費電話 聯系我們 查找車輛